意象-戏与舞水乳交融_高二抒情散文_高中作文

  意象:戏与舞水乳交融_高二抒情散文_高中作文

  仍然是一幕漆黑中,舞台中央亮起一束微光,乐声起,是戏迷们耳熟能详的《大开门》。光影下舞者分排并立,从背部看甚为肃然。乐声停,舞者次第身亮相,动作间,依稀是老生走出,小生走出,武生走出,青衣走出,花旦走出,老旦走出……却不是戏,仍是舞,舞的步态间又分明的角色形象清晰可辨,戏的套路中又都显然的舞蹈化了。待得各路人马一一亮相完毕,乐声再起,一扇门就此打开,出门是舞,入门是戏。

  两把椅子分立两旁,两名舞者沉默以对,端坐于椅背上。戏里,是王文娟那熟悉的声音,“张嘞你听我把实话讲”,鲤鱼“牡丹”终于要向张珍吐出实情了,心中的愧意与爱意交织,顾虑与勇气纠缠;张珍竟却坦然,日夕恩爱既真,何顾牡丹是假?舞里,舞者分分合合,进进退退,叙述表白或心意互授,鲤鱼的忐忑,张珍的释然,两人的沉默以思,坦言以对,情真意切,恩爱绵长,都在舞者的肢体的收与放中赫然分明。难以分清哪一个动作切合了那一句唱词,或者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动机,但舞者的动作却俨然是角色的另一种语言方式,唱词的内容表述与动作的意向构建殊途同归,将一段古老的情爱纠结,演绎得形象而分明。

  又有那一声尖噪刺耳的秦腔叫板,空间人物业已换。两个男舞者,一把塔椅,立起是山,放倒是桥,是扶梯也是沟坎,可屏断也可通联,两个舞者就围着这椅子,牵牵连连,亦步亦趋,互为支撑,互为铺垫,互为平衡,相辅相携,相依相伴,那一段骨肉情结,不期然与那悲怆高拔的秦腔声融,舞与戏丝丝入扣,动恻人心,着实让人无法不潸然。

本文由逸凡作文发布于高中作文,转载请注明出处:意象-戏与舞水乳交融_高二抒情散文_高中作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